懇請停止供應沒有可持續生產認證的魚翅及其他鯊魚制品

Stan Shea

已有
1
個簽名
9999

Target: 10000


環保聯署

懇請停止供應沒有可持續生產認證的魚翅及其他鯊魚制品

已有1 個簽名,需要 10000個。聯署結束日期 2018年 12月 31日

大型餐飲集團, 富豪酒店集團 (富豪香港酒店, 富豪九龍酒店除外), 帝廷酒家, 彩福婚宴集團, 御苑皇宴, 日航酒店, 海逸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皇廷酒家, 美心中菜, 美心皇宮, 美心集團, 美心食品有限公司, 譽宴集團, 鴻星海鮮酒家,

毋容置疑,香港是全球其中一個最大的鯊魚制品(包括魚翅)的消費者。在過去十年,魚翅產品由七大洲超過100個國家進口到香港。儘管大部份進口的鯊魚製品已轉口到其他國家如中國,但也有一部份留在香港的供應商及零售商,如乾貨海味店,市場,酒店及餐廳,以提供予本地購買及食用。

以需求管理作保育
在管理本地鯊魚食用及消費行為中,其中一個最大挑戰為本地銷售商不分鯊魚制品的來源和品種。這導致漁民以非持續發展方法捕捉鯊魚甚至捕捉瀕危鯊魚品種,都在沒有干擾下得以延續。
非持續發展的漁業已導致全球大部分鯊魚品種的數量大幅下降,其中部份的鯊魚正面臨絕種威脅。在近期全球的漁業統計中,每年約有一億條鯊魚被捕撈,估算數字當中沒有包括以非法、沒有報告及沒有管制的鯊魚計算在內。為減少不當的捕鯊活動及鯊魚製品的供應,可持續發展的選擇是有必要的。
換言之,如果本地銷售商願意嚴謹監控鯊魚及其製品的來源及可持續性的,相信最終能在源頭減低非持續捕撈的鯊魚供應,並提升香港對鯊魚消費品的可持續性。

本港最大的鯊魚製品銷售商主要為酒店的中菜廳以至一般中式酒家。因此,此請願書的目的為呼籲本地酒店及中式酒家改變其傳統烹調方式,通過以下兩項來控制香港的鯊魚需求:

1) 將鯊魚及其製品(包括魚翅)從菜單上刪除,除非鯊魚及其製品已獲可持續發展的認証。

2) 停止購買鯊魚及其製品,除了已獲可持續發展的認証之產品。
為保育鯊魚及其他瀕危的海洋物種,我們希望各食肆除了以上的措施外,同時訂立及推行環保海鮮的採購守則,確保提供的海鮮為非瀕危的海洋物種。
我們明白到中國飲食文化中,食用鯊魚製品及食用魚翅已有一段相當久遠的歷史,也是傳統中國飲食文化中代表富庶及佳餚的象徵。但長久以來,捕捉鯊魚的速度已超越可持續發展的程度。要保育這傳統文化,停止過度食用魚翅及保護全球鯊魚資源就是最佳的解決辦法。
透過與香港餐飲業界的合作與支持,我們希望香港的鯊魚消耗量能在不久的將來,回復到可持續發展的水平。

顯示更多

大型餐飲集團, 富豪酒店集團 (富豪香港酒店, 富豪九龍酒店除外), 帝廷酒家, 彩福婚宴集團, 御苑皇宴, 日航酒店, 海逸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皇廷酒家, 美心中菜, 美心皇宮, 美心集團, 美心食品有限公司, 譽宴集團, 鴻星海鮮酒家,

致執行董事、經理,及酒店中菜部負責人:

我們(下列簽署人)現希望獲得 貴公司的支持,把鯊魚及其制品在 貴公司旗下之中菜廳及食肆的菜單中刪除,或只提供有可持續發展證明的鯊魚及其制品,以保護全球已大幅下降的鯊魚資源。

我們(下列簽署人)亦希望 貴公司可訂立及推行環保海鮮的採購守則,確保 貴公司所提供之海鮮是根據保育及可持續發展的原則下捕獲或生產,藉此確保未來海洋資源的可持續性,為下一代提供可持續的海鮮資源。

我們希望 貴公司能對以上建議詳加考慮,參與我們保育全球鯊魚的工作,一同保護我們的海洋。

佘國豪 BLOOM Association(HK)項目主任
江銘珊 香港護鯊會項目經理
Alex Hofford, Executive Director, MyOcean

顯示更多

聯署由 by Bloom Association 2013年 12月 12日 發起,於 2018年 12月 31日 完結

Asia is an area of strategic priority for marine conservation work, since the region catches, processes, trade and consumes many of the world’s marine resources. Asia is also, statistically, one of the regions with the greatest pressure on its coastlines, yet dedicated marine conservation barely exists. BLOOM has noted a large number of pressing issues which require ambitious, extensive and strategic intervention, and has decided to start to take appropriate action in Hong Kong.

In early 2009, BLOOM set up an office in Hong Kong, because few places have such a catastrophic environmental record. Hong Kong’s waters, once alive with manta rays, green sea turtles, Hong Kong groupers, Chinese Bahaba and hammerhead sharks, have been exploited to such an extent that fisheries have collapsed, and the ecosystem’s productivity has been almost lost. At the turn of the 21st century, the average weight of fish caught in Hong Kong was 10 grams; that is three times lighter than a sparrow. Moreover, Hong Kong’s waters are full of toxins and heavy metals.


分享此聯署

close-link